从产品周边打开突破口反向推动游戏发展

No Comments

游戏公司已经开始在游戏周边产品上打开突破口。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说,这是一种“互联网+”精神的体现。即将网上的虚拟数字内容,“落地”为传统产业的实物产品。作为一个“金盆洗手”十余年的集邮爱好者,我被一则有关邮票的新闻“意外”吸引了眼球。

这则新闻称,某款国内热门手机游戏发行了纪念邮票,甚至还有限量版纪念邮折。满腹狐疑的我打开新闻链接一看,确有此事。这是国内首次以手机游戏为题材发行纪念邮票,我认真阅读了这篇新闻稿件,发现文中有一个重要的词——个性化邮票。原来如此!个性化邮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纪念邮票,我顿感兴趣索然。难道这是游戏厂商最新的“忽悠型”营销策略吗?我不想去考证,只想说说游戏“登陆”邮票这件事。

是不是“第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公司已经开始在游戏周边产品上打开突破口。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说,这是一种“互联网+”精神的体现。即将网上的虚拟数字内容,“落地”为传统产业的实物产品。邮品是一种,绒毛公仔是另一种,电影之类的文化产品,当然也可以计算在内。

其实,游戏制作个性化邮票并不是最近才有的。在国内,笔者检索网络新闻后发现,早在游戏创造“首富”奇迹的2003年,盛大网络就专门为《传奇世界》推出过个性化邮票;与此类似,当时的奥美电子也为《魔兽争霸》推出了全套16张的个性化邮票。这种情况的集中出现,或许和当时国内开始推行个性化定制邮票的大背景有关,许多企业和团体都在跟风,游戏厂商只是参与者之一罢了。但这股风头很快消散,原因很简单,玩家并不热衷此道。以“赠品”身份出现的个性化邮票,其设计水平很一般,比起邮票本身的价值来说,真正具有附加值的是那些随邮票一起赠送的游戏时间或道具。

这暴露出游戏周边产品固有的一个问题:收藏价值和实用价值在博弈。以游戏个性化邮票为例,玩家获得了这些邮票,自然不会用来寄信,因此其实用价值并不太高,更偏重于收藏价值。但一套不够精美、又难有升值空间的个性化邮票,能给收藏者以多少成就感呢?同时身兼集邮爱好者和游戏玩家两个身份的那部分人并不会青睐这样的邮票。其他游戏周边产品同样有类似的问题。作为摆件的绒毛公仔,至今也只是被游戏厂商作为Chinajoy等展会上答谢玩家的礼物,而诸如钥匙扣、打火机、勋章之类的游戏周边产品,亦难以在消费市场上获得青睐。这些产品收藏价值不高的根源,在于文化影响力的缺失。

不妨用国外的动漫、游戏邮品来进行比较。日本的机器猫、比利时的丁丁、美国的兔八哥都是上过正规邮票的“名角”,那些邮票大受追捧。前不久,日本的邮局还推出了一套《星战》邮票,配套的邮折、首日封里收录了《星战》系列影片中的经典人物角色,并以剧中代表性元素设计邮票附带的卡片、档案夹和收纳册。只是,笔者不太明白,为什么美国的《星战》会在日本出邮票。

国外的游戏周边产品为何更受青睐?说白了,它们背后的角色和文化内涵,不仅影响本国民众,甚至具有世界影响力。而在中国赚了大钱的游戏,却无法拥有“粉丝”们真心认可的收藏价值。理由依然是:太“土豪”、没文化。

Categories: 戏剧演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